驰骋在中国上空的飞虎雄鹰——抗战后期P-40的空战纪实(下)
热文

驰骋在中国上空的飞虎雄鹰——抗战后期P-40的空战纪实(下)

2021年05月02日 17:46:35
来源:彩票33QQ分分彩

本文是“燃烧的岛群”第482篇原创文章,作者:董晓蕊啊

全文共5024字,配图17幅,阅读需要18分钟,2021年5月2日首发。

前言:提起空中格斗,军迷们对F6F与零战的对决、“喷火”和BF109的你追我赶以及铺天盖地的雅克和拉系列战斗机都津津乐道,其实在抗战后期,中国上空的空战同样吸引人眼球。美国援助了中国大批P-40战斗机,同时在美受训的飞行员也回国奔赴战场,除此之外,美军还派出了数支P-40中队进驻中国的基地,空中实力强劲。

反观日本方面,一式战仍然担当着重任,是不折不扣的陆航战斗机主力。从豫湘桂会战的爆发到日本投降,P-40和一式战发生了多次交手,战斗精彩纷呈可圈可点,本文将带大家回顾这一段鲜为人知的战斗经过。

衡阳战役期间中美航空队与日机多次交手,1944年6月25日和7月5日都发生了激烈的空战,双方互有胜败。接下来的一次至关重要的空战发生在7月15日,那是一次飞往湘潭的任务,交战的分别是第23战斗机大队第74中队的P-40和飞行第48战队的一式战、飞行第9战队的二式战“钟馗”。

图1:一辆牛车拉着货物从一排P-40前经过,照片拍摄于1944年初,地点位于一个中国机场。最近的这架P-40K是第51战斗机大队第16中队鲍勃·里尔斯少校的座机,旁边那架是第26中队的飞机

图2:飞行第25战队1中队队长在一式战Ⅰ型(Ki-43-Ⅰ)的座舱里准备出击。1943年4月1日,飞行第25战队与第33战队一起空袭零陵,第23战斗机大队第75中队的P-40升空迎敌,交战中第25战队1中队长阵亡。

第74中队经常派出飞机,从桂林出发攻击湖南境内日军交通补给线。在7月14日的行动中,约翰·C·赫布斯特上尉(Capt John C. Herbst)带领7架P-40攻击了几个运输车队,击毁了超过50辆车辆。15日他们从遂川起飞,准备攻击湘潭附近的的日军营房和高射炮阵地,一同出击的还有由西奥多·A·亚当斯上尉(Capt Theodore A. Adams)带领的、执行俯冲轰炸任务的三机编队,飞机翼下携带了两枚113公斤(250磅)炸弹,飞行高度约1800米。赫布斯特的护航队高度约为2400米,他们飞机上携带了若干降落伞炸弹。

图3:挂载了炸弹的英国皇家空军的小鹰MkⅣ,相当于P-40N

抵达湘潭目标上空后,俯冲攻击编队的三架飞机开始选择合适的目标,亚当斯上尉负责攻击机场附近的营房,维吉尔·巴特勒中尉(Lt Virgil A. Butler)和他的僚机负责压制机场周围的高射炮阵地。亚当斯上尉这样回忆道当天的情况:

“我对着目标俯冲下去,忽然瞥到右下方闪过一架银白色的飞机,由于速度太快只看到了它像是矩形翼、星型发动机。我留意了一下它的去向,打算结束投弹后会会那架飞机。我在大概600米的高度投弹,这时一架日机位于我的左前方,正在转向。我拉起飞机想跟在它后面,由于刚刚结束俯冲,飞机速度很快,距离迅速拉近,我来不及调整飞机姿态,就进行了一次30度的偏转角射击,很遗憾没有命中。

我急忙压低机头避免相撞,那架日机好像没有反应过来,并没有规避。我把握住机会,从它的下方射击,成功命中敌机,浓烟从它的发动机冒出来,失去动力坠地爆炸。此时我的飞机距地面仅有360米了,后来才知道那种飞机叫二式战钟馗。”

图4:二式战“钟馗”,注意其望远式瞄准具。

图5:P-40舔地的照相枪映像。

“解决那架敌机后,我发现在机场上空约300米的高度上,至少有20架一式战和二式战正在盘旋等待降落,那些敌机既没有高度也没有速度,是很好的目标。我毫不犹豫地急转掉头朝他们飞过去,由于转向过急差点晕过去,好在我坚持下来了。我一边加速一边笔直地冲向敌阵,一架二式战应该注意到我了,开始脱离盘旋并大角度爬升。此时我的飞机能量充足,也跟着他大角度爬升,尽力将敌机套入瞄准具然后开火,子弹击中了他的发动机整流罩,飞机失速下坠。为了避免相撞我急忙压杆俯冲,那架敌机正拖着浓烟向地面坠去。”

图6:中美混合飞行联队的P-40N,注意机翼上的中国机徽。

“在机场的南边,8架一式战组成了“松鼠笼”(squirrel cage)阵型(作者怀疑是吕夫贝里防御圈),首尾相接互相掩护地盘旋。我加大油门将速度提上去,准备利用速度优势从圈的外侧攻击。有一架一式战可能沉不住气,俯冲脱离了阵型,我跟上去进行了一个30度的偏转角射击,但没有命中。就在我分心的几秒钟里,4架一式战绕到了我的后面,但是他们射击水平太差,都没有打中我。其他的P-40及时赶到,赶跑了敌机,我趁机浅俯冲脱离战场。”

图7:吕夫贝里防御圈示意图,首尾相接,相互掩护。

而巴特勒中尉这样回忆当天的场景:

“我和僚机负责压制机场周围的高射炮阵地,投下炸弹后也看到了银白色“矩形翼”日本战斗机。由于我的速度太快,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冲到3架日机前面去了,日机随时可以射击,我急忙俯冲想摆脱敌机。可是惊喜来得太突然,另一架敌机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它放下了襟翼和起落架准备着陆。我稍稍调整了一下,在敌机的正后方打出了一个长射,解决了它。我没忘记后面还跟着3架敌机,于是继续俯冲脱离了战场。”

图8:P-40的绘画

最后赫布斯特上尉发表了他对当天战斗的看法:

“我带着护航编队在2400米的高度巡航,耳机里传来亚当斯上尉的声音:这里有敌机!与此同时我发现有3架敌机向我们飞来,可能是掩护战友降落的。我转向他们,可他们又转向别处,然后就再也没看到过了。我们投下降落伞炸弹和副油箱,开始下降高度准备舔地,通过俯冲获得的高速度可以摆脱敌人的炮火跟踪。

攻击结束后我们重新爬升到900米的高度,机场上腾起两束浓烟,应该是击毁了两架日机。我又注意到在大约300米的高度上,很多日机在盘旋,至少有16架一式战和二式战,他们在长机的带领下首尾相接地盘旋,也不打算驱逐我们,就是在不停地兜圈子。”

“虽然这个阵型防御效果很好,但是我抵挡不住建功立业的诱惑,加大油门冲进了敌机编队里,速度达到了550km/h。我不停地出入敌阵找准机会射击,难度真的很大,因为他们首尾相接地绕圈子,我无论攻击哪一架敌机,都会落入后一架敌机的瞄准具里。

我尽量运用P-40的速度优势和火力优势,可是都无功而返,那些日机严格地遵守飞行纪律,没有露出一丝破绽。后来我逐渐发现,那些日机不敢在低空做剧烈机动,P-40在机场上空来回穿梭好几遍了,最大的干扰是周围复杂的地形和恶劣的天气。”

“这时一架准备着陆的一式战映入我的眼帘,敌机高度只有大约180米,速度也很慢,简直是一个活靶子。我下降高度从后上方接近那架一式战,进入射程后射击了两秒,这比训练还容易,敌机被命中起火坠地爆炸了。还没等我高兴呢,一架二式战和一架一式战就从后面跟上来不停地朝我射击,但是全都没打中。我操纵飞机盘旋着,感觉自己有希望战胜他们。

一式战的回转性能比P-40好,没一会儿就切入了我的内圈,占据了开火位置,我立刻朝反方向盘旋,一式战仍然可以切入我的内圈,但我惊喜地发现,我切入了二式战的内圈,那架二式战好像不太敢在150米的高度上急转。我不敢恋战,在一式战开火之前推杆俯冲脱离了战场,那架一式战倾斜着机身想要撞击我,但没有成功。”

一式战飞行员宣称击落了一架P-40,一架可能击落,击伤两架,实际上美军没有损失。P-40的飞行员声称击落了6架敌机,包括两架一式战、4架二式战,而飞行第48战队当天的确损失了两架一式战,飞行员阵亡。

网站地图 葡京彩票网上海快3 彩票33PC蛋蛋 葡京彩票网台湾28
申博体育官网注册 澳门太阳城官方网址 申博游戏端 申博疯狂老虎机
633易博排列三、五 9188彩票网黑龙江11选5 uedbet催账 永恒国际注册送18
彩票33湖北快三 葡京彩票网加拿大28 葡京彩票网六合彩 彩票33台湾5分彩
彩票33PC蛋蛋 葡京彩票网斯洛伐克 葡京彩票网斯洛伐克 葡京彩票网低频游戏
591ib.com 45jbs.com 181ib.com 588TGP.COM 1112931.COM
XSB577.COM 1112937.COM 575sj.com 126jbs.com XSB389.COM
87s8.com 1115117.COM XSB597.COM 451xx.com 38XTD.COM
XSB599.COM 18csb.com 186ib.com 888TGP.COM 4888tyc.com